秋霞电影_秋霞av_秋霞_秋霞影视_秋霞电影在线_秋霞电影高清_秋霞电影精品视频

沦为黑人肉便器的母女



【暴力虐待】沦为黑人肉便器的母女


在我高三那年,家里参加社区推动的亲善运动,接纳经济困难的外国留学
在我们家住一个学期。来自史瓦济兰的大学生,高一米九、体重近九十公斤的壮
硕黑人查理就是那时候住进我家的。

  我家是很普通的双亲加独生女家庭,爸爸是银行主管,妈妈专心主内兼家庭
代工,我就不用说了,为了抬青椒势必得学校跟补习班两头跑。儘管如此平凡,
中文讲得不太好的查理仍然对我们的生活很感兴趣,他特别喜欢观察我们在房子
里的一举一动。

  妈妈是很好客的类型,长得也很清秀,据说以前还当过校花。她为了让查理
有家的感觉,特地準备迎合他口味的餐点。查理也是个知恩图报的大男生,家事
粗活他能做的就尽量做。我和爸爸能够完全抽手家务,也都多亏查理的鼎力相助


  查理真是个亲切的外国人。

  可是,我却发现查理和妈妈越走越近。

  本来家事都是分头做,曾几何时,妈妈洗碗查理就进厨房,妈妈晒衣服查理
就到阳台,连妈妈出门买菜他也跟着去──一旦注意到这点,我就越来越在意他
们之间的距离。但是从爸妈和查理的相处情况看来又没有异状,所以我并没有把
这当做多严重的事情。

  直到某天,我因为发烧早退,十点多就提前返家,家里唯一亮着灯的是浴室
,里头传出男女嬉闹声,顿时觉得这不太可能是认真的爸爸会做的事情。于是我
蹑手蹑脚地来到浴室外偷听。

  「啊哈哈!不行,不可以搔那个地方啦!查理,你真是的……」

  是妈妈开心的声音。

  「夏瑜,好奶子,查理爱。」

  然后是查理……

  「不行,真的不行哦!把手拿开……」

  「夏瑜,做爱,做爱,嘴靠过来。」

  「你真是……嗯嗯!啾嗯……啾……」

  「噗啾!噗滋!滋噜噜!」

  太下流了……
可是为什幺……妈妈为什幺会跟查理做那种事?

  「啾、啾呜、呜、嗯……查理……嗯、啾、啾……」

  「啾噜噜!啾噗!噗呼!滋噗!啾噗!」

  什幺啊,查理嘴巴的声音也太大了吧,感觉真猥亵……

  搞不懂为何会这样,头也晕晕的,我决定先离开这个令人头晕目眩的地方,
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虽然脑袋乱糟糟,身体仍然疲累到一觉就睡到下午两点多。醒来时额头多了
条温毛巾,床边地板上还有盆温掉的水,脸盆旁边的椅子上则是放着开水与凉掉
的稀饭。迟钝的脑袋一时间以为还在做梦,过了会儿才彻底清醒,将这些东西和
妈妈划上等号。

  也想起上午的浴室所闻。

  我起身喝了口水,让还有点麻麻的脑袋放鬆,这时外头客厅传来妈妈奇怪的
叫声。

  「呜……!啊!啊!哈、哈啊!嘶……!」

  还有害妈妈变得这幺奇怪的查理的声音。

  「喔!喔!夏瑜!超棒!」

  原来早上的事情不是错觉。

  不……没有亲眼见到,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竟然会发生这种事。于是我再度
放轻脚步、一探究竟。

  就在客厅爸爸专用的深咖啡色单人沙发上,我看见了妈妈和查理。

  妈妈面对椅背趴着翘起她圆润的白色屁股,一身浓褐色肌肉的查理就蹲跨在
沙发扶手上,用他又黑又长的阴茎对準妈妈的肛门韵律地上下抽插。查理结实的
屁股宛如帮浦般维持着把阴茎送进肛门再抽出的动作,即使和两人有段距离,阴
茎抽插时连带着肌肉撞击丰臀的啪啪声却十分清楚。

  我站在两人身后的转角处,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没有察觉到我的妈妈和
查理,继续在我面前享受。

  「啊!噫、噫噫!查理,先停一下,暂停……」

  「喔!夏瑜!妳屁股棒!非常棒!」

  「查、查理,我说暂停……嘶呃呃……!」

  「夏瑜屁眼棒!屁眼棒!干妳!干妳!」

  「……嘶呜!嘶嗯!」

  妈妈不知为何突然喊暂停,我以为是发现我了,但是仔细想想她根本看不到
后面,所以我继续藏在转角处偷窥。

  无视暂停要求的查理依然维持着抽插,每当他壮观的阴茎从妈妈屁眼抽出来
时总显得闪闪发亮,而且那长度……我想至少有妈妈前臂这幺长吧?那幺大的东
西,真的可以放进体内吗?

  这是什幺傻问题,因为那就是从妈妈肛门内抽出来的呀……而且它马上又会
整根埋进去,再整根抽出来,埋入、抽出、埋入、抽出……原本喊暂停的妈妈变
得只能发出忍耐的嘶嘶声。

  妈妈双腿开始不安地摆动,她那柔和的肤色被粗暴的浓褐色不断挤压,长满
浓毛的私处忽然给查理粗大的手指插入,妈妈瞬间喷出了尿水──就在爸爸的沙
发上被黑人干到漏尿。

  「啊呜……啊呜哈……查理,人家尿尿了……」

  「夏瑜!婊子!哈哈哈哈!」

  「才不是什幺婊子呢……」

  「夏瑜!欠干的婊子!」

  「你这是哪学的中文啊,真是的……呜!等!呜喔!喔喔喔……!」

  查理在妈妈多毛的私处抠了好一会儿,等到收回手的时候,阴茎帮浦也向上
提升出力,用更快的速度捣起妈妈那不时挤出放屁声的肛门。妈妈的叫声越听越
奇怪,是因为舒服吗……舒服会发出那样的叫声吗?

  「嘶──呃……嘶──呃呃……!呜……呜哈!黑人鸡鸡……好爽……!」

  妈妈忽然腿软,这一软就再也支撑不起来了,她的下半身险些垮掉,查理因
此把扶着椅背的手绕下去抱住妈妈的腹部,硬是将她看似瘫软的下半身撑起来,
以便继续猛插屁眼。

  「不行了……不行了啦!查、查理……瑜瑜好爽,好爽喔……!」

  查理呼吸在不知不觉中急促起来,动作似乎也有些迟缓了,儘管如此他仍然
继续操着妈妈,他的阴茎好像从来不曾感到疲惫似的……在妈妈还翘高屁股时就
猛插、猛插,现在妈妈都腿软了依然是无情地猛插。

  「夏瑜!欠干的婊子!射精!喔!射精!射精喔喔喔!」

  「呼……!呼……!好、好哦……!查理,射进来……!」

  「夏瑜、夏瑜、夏瑜、夏瑜──!」

  「查理……啊哈嗯!啊嗯!啊……!」

  两人急凑的喊叫声合而为一之时,查理的阴茎帮浦停下了──妈妈整个身体
在颤抖,查理健壮的肌肉紧密地锁住她,阴茎深插到底,在那对深色大睪丸紧贴
着的肛门边缘,妈妈漏出了深褐色飘出臭味的浓汁……查理忽地一口气抽出又长
又湿的阴茎,妈妈随之强烈颤抖,紧接着伴随阴茎而出的粪便一条接一条垂到沙
发上……
「啊呜……啊哈……查理──好棒……」

  妈妈虚弱的喘息难掩欣喜地传来,和她外遇又被黑人插到失禁的羞耻模样一
起触动了偷窥这一切的我……而我竟然没发觉自己因为偷窥弄得内裤都湿了。

  虽然已有过从网路上边看色情影片边自慰的经验,那股奇妙的兴奋感果然还
是远远不及亲眼所见的下流景象……遑论又是妈妈和查理。

  我一手摀住嘴以防叫出声,一手伸进内裤下,以指尖推了推湿润的穴口,接
着就地揉起阴蒂。

  稍事休息后的查理把妈妈排出的粪便都用卫生纸包起来扔到椅子下,再度骑
了上去,阴茎重新插进飘出恶臭的肛门,把无力呻吟着的妈妈继续搞到叫得乱七
八糟。

  我忍不住盯着查理猛干妈妈的模样,看着妈妈因黑人鸡鸡变得鬆垮的屁眼,
看着他们俩热汗交融仍努力交配的姿态──自慰。

  屁股……大便的地方,被插入也会有快感吗?我连阴道都不敢试了,曾经交
过的男朋友顶多也只到抚摸上半身的程度,做爱什幺的、插入什幺的……根本没
试过。

  啊……讨厌,我的分泌物有那幺多吗?穴口整个湿了,吸了爱液的内裤紧紧
包覆着私处,湿成这样真是太夸张了……可是,我的手却停不下来,眼睛也不停
地捕捉妈妈被黑人干的背影……

  「呜……!嗯……嗯嗯……嗯呼……」

  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不过妈妈那边的声音更大,应该是没
有被听到……这幺一想就放心多了。偷偷地在两人身后发出呻吟让我感到十分刺
激。

  我边自慰边想,妈妈刚才腿软是不是因为所谓的高潮呢?即便自慰也未曾体
验过高潮、只从网路上获取模糊资讯的我,不知为何希望妈妈那是高潮反应。或
许是因为看起来很舒服吧……

  「夏瑜!屁股翘高!查理干死妳!干死妳!」

  查理彆脚的中文带有一股纯粹的粗暴感,加诸他的阴茎那幺地壮观,意外很
合适呢……

  「啊哈!啊!啊哈呃……查理,让我休息,让我休息一下……呜!呜嗯!呜
呃!」

  妈妈真的受不了吗?在我看来、听来她都很享受呀,她不知道她浓密的阴毛
全都被淫水和汗水沾湿了吗……看着妈妈又一次发软得靠查理搀扶,我的手指动
得更快了。

  「夏瑜!脸过来!噗啾!噗啾!啾噜噜噜!」

  「啾、啾、啾嗯……嗯噫噫噫!」

  啊啊……边接吻边抽插,感觉好舒服的样子……!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接吻,
是查理那种粗鲁、下流的吻……听他们接吻、看他们做爱让我整个慾火中烧了…
…!

  「夏瑜!再一发!射精!射精喔喔喔!」

  「噫、噫呜呜!好、好……!呜噫、呜哈、哈啊、哈啊……!」

  「夏瑜!说!精液!给我!」

  「给我精液……给我黑人精液!查理!啊!啊哈、啊啊!」

  「喔喔喔喔喔喔……!」

  「咕呜、呜……呜呀啊啊!」

  妈妈和查理的叫声再度激昂到巅峰,查理再次用全身肌肉锁紧抖个不停的妈
妈,深插到底的阴茎想必正喷出浓浓的精液吧……

  我迅速放慢手指动作,从搓揉变抚摸,数秒内就和他们俩一样停了下来──
舒服地喘息。

  好湿。

  手指不知何时碰到了湿湿的阴唇,结果阴蒂附近也弄得黏黏滑滑,有点下流
……

  停下自慰才发觉心脏跳得好快,呼吸粗到以为会被听见,但是妈妈和查理还
维持结合姿势在沙发上亲吻,我便赶紧回房、擦拭、缩进被窝,假装仍在睡觉。
儘管眼睛闭紧、身体渐渐恢复成平常状态,妈妈与查理交媾的淫貌仍不时薰红我
的脸颊。

  我躺了至少二、三十分钟,睡不着也不知道该不该起床时,一道脚步声挟着
浓浓的腥味进入房间,移开我额头上那块凉掉的毛巾、用暖暖的掌心摸了摸额头


  是妈妈的手。

  温暖……却带着腥臭味。而且妈妈一靠近感觉就变热了。

  她现在是用什幺样的心情待在我身边呢?

  电话响了,妈妈端着水盆离房。我悄悄地拿了讲义到床上,边休息边唸书,
只要妈妈进房就装睡,因为我还不知道该怎幺面对她。

  到了晚上,妈妈进来叫不小心真的睡着的我起床吃饭,她的表情一如往常美
丽且和蔼,身上也香香的洗过澡。可是她走路时腿有点开,有时会假装整理裙子
而轻触屁股,这些小地方让我深深感到妈妈的身上已烙印了查理的存在感,他们
俩激烈的肛交在我脑海挥之不去。

  「嘿!小晴!」

  看到坐在饭桌前的查理就令我忆起他壮观的……从妈妈屁眼内抽出来的湿亮
又强壮的阴茎……我羞得避开他目光,坐到爸爸旁边去。

  「喔!小晴生病!不开心!」

  不要再讲我了……!

  「小晴感冒怎幺样了?爸来给妳量一量。」

  「应……应该好多了吧。」

  「嗯。妳妈说妳睡了整天,还好没有很严重。」

  「嗯嗯……」

  因为我擅自选了离查理最远的对面位置,妈妈就坐在我和查理的侧面,帮爸
爸盛饭和舀汤也成了我的任务。

  「喔!今天有生蚝啊!」

  爸爸朝对面的妈妈挤眉弄眼,明显到连我这个女儿都知道这时候就该假装没
看见……替爸爸盛饭时我忍不住猜想,妈妈準备这些是因为罪恶感吗?因为罪恶
感所以想和爸爸恩爱一番?

  还是……其实她是煮给查理补充精力的呢?

  看着妈妈不时和查理眉来眼去,妈妈脸上也时现红晕,让我觉得她和查理实
在好下流。爸爸大概是以为妈妈今晚想办事,所以脸才红通通吧!

  饭吃到一半,妈妈忽然浑身一颤,震动了饭桌引起我们注意。爸爸的目光放
在妈妈脸上,我则是很在意查理不在饭桌上的左手,从他手臂延伸的方向看来,
彷彿是往妈妈大腿伸去似的。

  「夏瑜,怎幺了?」

  「没、没事……噎到喉咙,哈哈……」

  「真是的……小晴,帮妳妈倒杯水。」

  「好。」

  妈妈脸上的晕彩分明是「噎到」以前就浮现的,爸爸没发现吗?

  等我拿着白开水回到餐桌时,查理的手已经放回桌面上,妈妈则是含蓄地对
我笑着说谢谢。

  平安无事地吃完饭,爸爸塞给我小气的零用钱要我代替妈妈洗碗拖地,这样
对待生病的女儿真是有够没天良。不管怎样我还是听话照做,反正烧已经退了,
身体有点疲倦但还不至于累到无法动弹。况且让妈妈和爸爸独处也好过她跟查理
偷来暗去。

  在我把剩菜装便当并清洗碗筷时,查理跟着进了厨房。

  「嘿!小晴!我来帮助妳!」

  吓了一跳,盘子差点从手中滑掉。

  查理身上几乎闻不到晚餐食物的味道,而是他浓浓的体味。爸爸就不会这样
,班上的男生味道也没那幺重,让人觉得好像只有外国人会这样。

  我忍不住瞄向在一旁整理餐具的查理,他正悠闲地吹着口哨,和那身贲张肌
肉真是太不相衬了。

  「小晴!妳交男朋友?」

  「啊?没有交啊……」

  「喔!台湾女孩早熟,想妳有男朋友!哈哈哈!」

  「没有啦……」

  这什幺话题啊,就算我有交也不会跟你讲吧。突然问这种事情,我们又不是
多亲密……

  「这里我来做就好了,你去休息吧。」

  我对查理那张愉快的黑脸这幺说,他眼睛稍微睁大,却没有听出我的意思,
反而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关係!我来帮助妳!」

  别拍啊你味道会传过来的……

  「小晴是好女人!夏瑜说到妳很高兴!」

  咦,说到我?妈妈会跟查理说我的事情?为什幺……不,可能是因为今天发
烧在家,他们才聊到我吧?不然的话就太奇怪了。可是不管怎幺说,跟自己的外
遇对象聊女儿的事情感觉还是很怪异。

  「对了!小晴!嘴巴张开!」

  「你别太超过……!」

  想到他们聊我就不高兴,一气之下我大声了起来,瞪向仍是一脸愉快的查理
。只见查理手中拿着他入住当日就带来的伴手礼──特大罐蜂蜜,如今已剩一半
。他用黑黑的手指往里头刮了一团,笑笑地放到我嘴前。

  「小晴!给妳吃!」

  「我才不──」

  「嘿!」

  中计了……!明明就要拒绝查理,他却趁我说话时硬是把他沾满蜂蜜的手指
塞进我嘴里……甜浆味道浓郁地蔓延开来之际,我无法不去感受他那比一般人要
粗要长的食指。

  好甜、好甜的蜂蜜……舌头忍不住舔舐一番时,才惊觉那是查理的手指。那
只手指就像在擦拭般往我嘴里抹来抹去的,随后噗啾一声,牵着我的口水抽出…


  「好吃吗!」

  「……嗯。」

  「再来一口!」

  查理又把他的食指──才刚从我嘴里抽出的食指,伸进罐子里搅弄、裹满蜂
蜜……并在我透出微热的脸前高高举起。

  这次手指没有主动靠过来,查理仍然笑笑地,但我知道他要我主动舔他的手
……

  ……只是吃蜂蜜,应该不会让他想歪吧?

  我看着查理,有点胆怯地含住了他那满是蜂蜜的食指,轻轻往嘴里一吸。查
理忽然用另一只手抓着我的肩,开心笑着说:

  「夏瑜也喜欢吃!小晴也喜欢吃!查理真高兴!」

  妈妈?查理餵妈妈吃蜜时,也是用沾了妈妈口水的手指去挖吗?

  话说查理的蜂蜜……不知怎地让人身体发热。就好像在看妈妈和查理做爱时
那种热……

  「小晴!」

  「是……!」

  吸吮着手指的我突然被查理的声音吓到,连忙吐出他的指头,别过目光。

  听见查理三度在蜂蜜罐内搅弄,那声音让我有点期待……也觉得有点下流。

  真奇怪,为什幺我一直很在意今天看见的事情?脑袋忍不住回想妈妈与查理
、爸爸那张单人沙发、两人在上头做爱的景象……

  我焦躁不安地等待查理弄好,连自己为何乖乖在这里等他也不晓得。我不是
应该讨厌查理吗?因为他对妈妈做了那种事……把他的分身插进了妈妈体内……
征服了妈妈。可是,妈妈看起来很舒服,又让我觉得好像不该全怪查理……

  胡思乱想之际,蜂蜜香气近距离飘至,我怀着小小的期待转过去迎接沾满蜂
蜜的手指。然而出现在面前的并非黑黑的手指,而是查理含着大口蜂蜜的黑脸。

  「小──晴!」

  我被这一幕吓得傻愣在原地,查理顺势亲了我……两只粗壮的手臂跟着把我
抱紧。

  「噗啾!噗啾!啾噜!滋噜!」

  他在亲我……!不……在吸我的嘴!混着口水的大量蜂蜜黏糊糊地从我下巴
滴落到衣服上,查理不以为意,持续用力地吸吮着我的嘴。

  情急之下紧闭的嘴巴慢慢鬆开了……紧接着是窜入嘴中的浓醇香气。

  「啾滋!滋噜!滋啾!滋噜噜噜!」

  好强硬,可是也好猛……!跟接吻不一样……不管是反抗还是顺受,我完全
被查理牵着鼻子走!

  「滋噗!滋噗!滋噜噜!啾噜噜!」

  啊啊……第一次的舌吻,竟然是跟黑人!

  查理亲得我浑身发烫,不知道为什幺我感受到亢奋感,脑袋还没理出头绪,
他就放开了我、关紧蜂蜜罐,吮着手指笑笑地离开厨房……

  我盯着那罐蜂蜜,那罐妈妈也吃过的蜜……残留在空气中的查理体味触动了
胸口的什幺似地,让我羞于承认又惧于接受,最后决定赶快把碗洗一洗好远离这
里。

  晚上爸妈早早就洗澡进房,查理一个人在客厅看书,我倒了杯水回自己房间
,上锁,心情却很躁动。心浮气躁地唸得很不顺利,拖到半夜一点才把预定进度
複习完毕。我想上个厕所刷牙睡觉,才刚离房,就听见客厅传来妈妈的呻吟。

  「吼……!吼喔……!嗯吼喔喔……!」

  宛如野兽交合般粗糙不做作的叫声源自客厅地毯上,妈妈就像小狗一样趴在
那里,茶色灯光下被查理压紧的丰臀正对着我房间的方向,比妈妈更像小狗的查
理正在她上头奋力摆动腰。

  即使视线昏暗,妈妈与查理的肤色仍呈现强烈对比,因此我看得很清楚……
查理的黑阴茎正抽插妈妈的肛门。

  他们白天明明就做过了,爸妈吃完饭应该也有做吧……妈妈的叫声却好像仍
不满足似的,十分享受查理对她做的事。

  ……下流。

  我悄声回房,做了几遍深呼吸,这次故意开门开得很大声,然后听着妈妈和
查理慌张的窸窣声、放慢脚步──假装什幺都没发现般,经过客厅。

  「小……小晴!妈妈睡不着所以出来抽根菸……别、别告诉爸爸喔?」

  急忙穿起衣服的妈妈站在电视机旁边做出点菸的动作,她嘴里的菸却弄反了
。或许是来不及穿内衣,隔着薄衫挺翘的奶头十分明显。

  「小晴!妳也睡不着?」
查理则是坐在离妈妈有五步远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这种茶灯下能看
书真是见鬼了。

  两个人,汗流浃背地在那边假装,都不知道我到客厅还闻得到你们的体味吗


  查理浓浓的体味与妈妈清香的气味混在一块,从妈妈身上闻得一清二楚。

  「我要尿尿……妈妳别抽了啦,爸知道会生气喔。」

  「是、是呢!爸爸大概会生气……」

  「谁叫妳从三年前就一直说要戒嘛。」

  「对啊……哈哈……」

  总觉得妈妈不安地扭来扭去,似乎是在赶我离开。她越这样,我越想多留一
会儿。

  「妈,妳流好多汗喔,这里没有很热啊?」

  「有、有吗?嗯……大概是房间比较热,我刚出来……」

  「呜啊,妳没穿内衣……」

  「啊,这个是……因为太热了……小晴!妳不是要尿尿?」

  连敷衍我都懒了,是怕我发现吗?还是急着想到查理怀里呢?

  看着妈妈不安的模样,真是为她丢脸。

  「我去尿尿了,还有妳的香菸拿反了。」

  「咦?啊……哈哈……」

  从厕所出来时已不见妈妈,查理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空气也变得没那幺混
浊。但是当我回房又会变得如何呢……我才不相信妈妈会就这样放弃。就像我一
开始在意他们的关係就没办法不去想,妈妈肯定也不会轻言放弃半夜的大好机会
。谁叫我们是对执拗的母女呢。

  週末,爸爸跟朋友去钓虾,我也编了个理由说要跟同学逛街,从妈妈那儿拿
了零用钱出门后,只在附近绕个二十分钟便直线返家。路上我想了想,自己到底
是想确认妈妈陷得多深?还是单纯觉得偷窥他们乱来很兴奋?好像两者都有吧!

  明明是不得体的行为,爸爸不知情也很可怜,可是妈妈和黑人出轨却让窥伺
秘密的我感觉刺激到不行。

  偷偷溜回家没有想像中困难,除了开大门时担心会被撞个正着外,进入屋子
内就简单多了,只要注意发出声音的地方就行。比方说,爸妈的寝室。

  客厅乱糟糟地扔着两人衣服和内衣裤,没铺到地毯的木头走廊上还有些不明
液体,一路往爸妈寝室滴过去。寝室房门是开着的,两人混合的体味从走廊开始
加剧,妈妈模糊的低语逐渐明朗起来。

  「老、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唷!背着你跟查理乱来了呢……!呜吼……!
呜呼!呼咕呜呜!」

  躺在床上的妈妈双手拿着房内的相框,顶着下流的红潮欣喜地对着相框里的
照片又说又叫。查理把她两只翘高的腿紧紧抱住,健壮的肌肉压在两腿之间到妈
妈的胸口,他强壮的阴茎插着的仍是妈妈的屁眼。

  「可是人家没办法……呜嘿!咕嘿!咕噫噫噫……!」

  流着热汗、浓厚体味整个飘到门口的查理努力操着妈妈的后庭,搞得妈妈像
个花癡般吐舌猛喘气,而妈妈仍然对着相片做出淫蕩的自白。

  「呼哈……!呼哈……!谁叫黑人鸡鸡这幺……呜!嗯!这幺地……爽……
!」

  这个女人真是没救了呢──看着这一幕,我再也瞧不起边跟黑人做爱边做那
白癡自白的妈妈。可是,却忍不住盯着她跟查理做爱的样子,把手伸进内裤里。

  直到热汗狂流的查理终于在妈妈屁眼内高潮,我才停下摸得正起劲的手,怀
着既兴奋又微妙的滋味赶紧避开。

  「查理,你太棒了呢……嗯咕!呼、呼哈啊……瑜瑜屁眼都是你热呼呼的精
液哦。」

  听似摇摇晃晃的步伐声逐渐离开爸妈房间,查理没怎幺开口,倒是妈妈不断
喘着气说些有的没的……我在他们快要到客厅时躲回房间,心脏还在噗通噗通急
凑地跳着,客厅那儿又传来妈妈的娇吟。

  「查理,来嘛,再一砲……嗯哈!嗯!嗯、嗯呜欸……!」

  ……结果他们做了整个下午,一点都不夸张。妈妈就算了,倒是查理居然都
不会累吗?真是夸张的精力呢……

  有意无意地偷窥他们做爱并自慰的我,内裤也积了整天的分泌物,贴在私处
上弄得黏糊糊地真想把它洗乾净。然而妈妈和查理还在做,照理说人还在外头的
我也不可能直接进浴室洗澡。苦恼了一会儿,我决定趁他们不注意时离开。

  不料在我动身前,他们就往我房间过来了!

  妈妈欢愉的喘息和查理湿润的抽插声步步逼近我门外,情急之下我抓着包包
躲到门后,就这样听着他们从外到内──推开房门、边走边干地进到我房内,直
向床舖而去。

  砰咚!

  妈妈满是热汗的肉体湿答答地整个扑倒在我床上,两手扯着被子往鼻前一闷
,嘶嘶地弄出吸嗅声。

  「嗯哈啊……!小晴,对不起呢……!其实妈妈昨、昨晚就是跟,呼!跟查
理在客厅干砲唷!嗯嘿!啊嘿嘿……!」

  这回换成对我自白吗……这女人脑袋到底都装什幺啊!

  「呼!嗯呼!跟妳说哦!黑人的老二真的是……噫噗!呜!呜呜!嗯呜呜!


  查理忽然一只手压住妈妈的头,把她整张脸埋进被子内说不出话,然后整个
人伏到妈妈背上、朝她耳朵喃喃低语,把妈妈屁眼插到发红的阴茎也停下了。

  好机会。

  明明是逃脱的好机会,我却迟疑了,手也放开了包包,情不自禁地摸起一度
冷却的私处……

  「嗯嘿耶……查理你好坏……啊!勾住人家了……嗯!嗯呜!嗯呵!嗯哼!


  查理咬完耳朵就继续抽插,从被单中重获自由的妈妈也开始对着床头的墙壁
乱叫一通,两人在我床上恣意做爱,汗水与体液弄得到处都是。

  虽然我放弃直接溜出去的念头,仍然小心翼翼地移动到门外。就算忍不住想
边看他们边自慰,还是要确保退路的……我才不像妈妈那幺笨,轻易就被人发现


  看着他们做爱,我很好奇查理为什幺只插妈妈后庭呢?是因为前面还是要给
爸爸的吗?既然都淫乱成这样了,感觉妈妈并不会去在意这种细节。那幺就是后
庭比较舒服?是这样吗?不然就说不通了。

  每次从他们身后看过去,妈妈那满是杂毛的外阴部都湿透了,淫水不断沿着
大腿内侧流下,途中和红通通的肛门流出的浓白液体交融,以令人感到搔痒的缓
慢速度继续滴落。

  今天的查理不怎幺抚摸妈妈私处,妈妈常常得自己揉阴蒂或用手指在阴道内
挖弄,她这幺做时都会发出难听的嘶呃、嘶呃或是呜吼、呜吼,就像在忍耐查理
的黑老二同时让她难受又很爽似的。这副下流的样子加上那根不停捣着屁眼的粗
壮阴茎,视觉效果强烈得使我兴奋不已。

  但是再怎幺刺激与快乐,终究要面对结束的那一刻。妈妈与查理在我房里做
到傍晚,忙了一天的查理总算露出疲态了,妈妈也趴在床上浑身微颤着吐出难以
分辨的声音。这时我已经穿好内裤,一边注意他们的动向,一边整理好随时可以
离开。

  悄悄地经过客厅、溜向玄关、再悄悄地离开家里──大门关上的剎那,我才
注意到自己心跳得超级厉害,浑身热度丝毫未减,满脑子都是妈妈和查理交媾的
丑态……
家里越来越常出现微妙的气味与滴落在地的不明液体,这些通常是在爸爸活
动範围外的地方,比方说厨房、阳台或是玄关。本来这些地方也不会是我特别在
意之处,可是每当妈妈和查理一同出没,好奇的我就会等事后去一趟他们办事的
地方,结果就是发现一大堆两人留下的偷情痕迹。

  妈妈她穿得再怎幺端庄,爸爸头一翻,她就被查理揪着头髮到一旁的死角去
……窝在沙发上假装在看电视或看书的我,其实都有在注意他们。

  半夜醒来喝水或尿尿时顺便偷窥大胆地在客厅做爱的两人,也渐渐成了我生
活的一部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两个月,妈妈的屁眼和最初我发现他们做爱时完全不
一样了,皱折变得非常深厚、色泽也变成深肉色与灰黑色,洞口不再是含蓄的小
洞,而是鬆垮垮到随时可以让未沾润滑液的黑人阴茎整根插进去的尺寸。有时我
会看见查理用一种黑桃状的半透明物体塞妈妈屁眼,不晓得那是做什幺用的,过
了很久才把那玩意儿拉出来,大得离谱的黑桃连带着将妈妈的直肠拉出一小截。
而妈妈非但没有面带苦色,反倒露出下流的表情愉快地呻吟……

  就在妈妈开始每天都展现出脱肛丑态的某夜,两人一如往常地在客厅做爱,
唯一不同的是桌上多了查理的蜂蜜罐。他餵妈妈吃的蜜,是用沾满他们俩体液的
阴茎塞进罐子里充分搅拌后的蜜浆……奇怪的是,看到这一幕我却没有反胃,竟
然还因为妈妈陶醉地吃着蜜、浪叫不已而感到兴奋。

  浓稠的蜜浆随着两人交合的时间逐渐减少,查理注入的液体──不管是淫水
、精液还是朝里头吐的口水,则是越来越多。窗外天色渐明之际,蜂蜜罐已经变
成白浊色的半透明液体。查理一边骑在妈妈身上做缓慢的抽插,一边餵妈妈喝那
罐弄得满室腥臭的液体,妈妈就这样咕噜、咕噜地一口接一口饮下,并在双腿发
软的瞬间整个呕吐出来。

  「咕噗呕呕呕呕……!」

  妈妈吐得乱七八糟,查理仍然把阴茎往她后庭送,直到妈妈昏了过去……查
理才停下动作、抽出看似半软的湿亮阴茎,一把抓着妈妈头髮,粗暴地将她拖往
浴室。

  随后响起的不是沖水声,而是继续交合的下流声响。

  天就要亮了,他们却还窝在浴室内,都不怕爸爸发现客厅的髒乱吗?

  我是不是该偷偷帮忙整理呢?

  犹豫不决的时候,客厅传来动静──爸爸居然已经起来了!

  我赶紧躲回房间,等到脚步声进入客厅后再小心翼翼地探到走廊上,此刻我
的心情大概比那两人还紧张吧!

  脑袋一下子冒出各种难堪的场面,却没一项成真,只看见爸爸独自蹲在客厅
,从电视机下方的柜子里取出了一台摄影机。

  穿着睡衣的爸爸,一手拿着摄影机、一手摸进睡裤内,看似正嗅着两人留下
的腥臭、盯着被他偷偷记录下来的偷情影像……愉快地自慰。